中国专业的信用认证/互联网生态圈/品牌服务孵化基地
 基地动态
当前位置:首页 > 会员专题 >

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会长李子彬:我说的话总理听进去了

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会长李子彬今年76岁了。8月12日,他接受了时代周报记者的专访,虽已鬓发皆霜,谈起熟悉的中小企业融资问题,思路仍十分清晰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他是“懂行”之人。

  2016年是他亲手创办中小企业协会的十周年。十年前,从国家发改委副主任位置上退休的李子彬本来可以安享退休时光。长达30多年的官员生涯,他已经扮演过国企厂长、主政一方和国家高参等多种角色。此时的李子彬却正好腾出手来组建了中国中小企业协会,挂靠在他的原单位国家发改委。按中小企业协会办公室副主任诸葛亚玲的话说,早在担任深圳市市长时,李子彬就已开始重视中小企业在中国经济中的角色。

  在中国中小企业协会总部的走廊里,陈列着十年来中小企业协会所获的奖状。诸葛亚玲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中小企业协会近来发展的成绩,但她也不无担忧。今年,已经十周岁的中小企业协会正在面临一个分水岭:它将从发改委脱钩,自主经营。“政府对协会的帮助很大,我们本来就是企业和政府间的桥梁,政府通过我们给中小企业很多优惠政策。离开了政府,对我们来讲确实是一个挑战。” 诸葛亚玲说道。

  7月27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使李子彬再次受到关注。他参加了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,并就“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”主题发言。“这是中小企业第一次能够有在国务院常务会议发声的机会,”李子彬称。而事实上,以行业协会负责人身份参加国务院常务会议,在历史上也并不多见,媒体纷纷以“国务院常务会议来了新面孔”为标题,报道、转载这则消息。

  李子彬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称,他在任发改委副主任时,“经常参加国务院常务会议,但退休以后就没参加过了”。因而他更看重这一举动对中小企业而非他本人的意义,“发言的时候,我首先说,常务会议请协会的人参会,这本身是一种进步。因为协会更接近社会,更接地气,讲的都是实实在在的声音,说明国务院常务会议愿意倾听真实的情况”。

  这次参会依旧令他感到自豪,“我说的都是真话,总理听得进去。”李子彬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。

  闲不住的李子彬

  在李子彬的办公室里,时代周报记者见到了这位仍活跃于中国经济舞台上的老人。

  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位于西城区月坛南街新华大厦,毗邻国家发改委、国家统计局、工商总局、国家石油储备中心等单位。掌握中国经济数据和政策指令的人物在这里聚集。十年前,李子彬就曾在邻近的发改委办公。

  时年66岁的李子彬为何还要创办中小企业协会?“会长闲不住,他已经习惯于做一些走在前面的事情了。”诸葛亚玲向时代周报记者评价道。从辽宁老家到南国深圳,再到发改委宏观把控中国经济,“走在前面”已经成为李子彬行事风格的标签。

  李子彬事业的起点是在老家辽宁锦西任锦西化工总厂厂长。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:“我是企业出身,在化工部任副部长的时候,我主管科研、机械,不搞创新的办法,不加强研发不创新,死路一条。”

  在企业烙上的研发印记被他一直带到了深圳。对于在深圳市政府任职的经历,李子彬说得不多,“创新”依旧是他的核心语汇。“在深圳当时那种环境下,(我)不得不创新。”1994年他就任深圳市副市长,一年后旋即升任市长。1995年的深圳,正好处于加工贸易业向高新科技产业转型的关键当口,深圳作为经济特区,其发展出的模式将成为全国其他城市学习的模范,李子彬的每一步都备受关注。

  李子彬倡导深圳的大企业建设自己的研发机构,经费不足的中小企业要寻求和大专院校以及科研机构的合作。“这样一个体系,应该说是深圳第一个提出来的,1995-1996年提出来,我提出之前没人提,没人讲这个话。”这条路径为他担任中小企业协会会长也提供了不少启发。“中小企业创新,要从市场上找题,以市场为导向,以企业为主题,以大专院校、科研院所为依托,结合起来。”李子彬强调创新之于中小企业协会的意义:“一定得加强研发,做出新产品或降低成本,企业这个事想不清楚,就想图现得利,啥挣钱我就捞一把,不会长久,几年就破产了。”

  他在任时,深圳发展起570多个研究院,目前更已成为全国“产学研”结合的先锋城市。

  在2005年的一次访谈中,当时已是发改委副主任的李子彬感慨:“在深圳工作,作为地方政府主官,可以统筹思考城市现代化建设各个领域的工作,考虑成熟之后,可以调动、整合全市各方面的资源去努力实现它,眼见着这座城市一年一变样。”随后他被问及,依照个性,他更喜欢怎样的工作,他回答:“一切服从组织安排。就我本身的个性而言,我更喜欢自己主动性多一点的工作。”

  “大家都信服我给出的数”

  中南海国务院第一会议室,国务院常务会议召开的地方。在人们眼中,这里近抵高层,颇为神秘。对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来说,每一场常务会都是一场鏖战:在这个会议室讨论的,都是中国最亟待解决的问题。“那天讲了五个主题,每个主题讲一个小时。讲完自己的题以后,如果跟下一个题无关,就可以走了。”李子彬透露。

  而对于与会的每一个人,能与总理面对面交换观点,都是难得的机会。“常务会给每个题的主发言人10分钟,其他人3分钟。但如果你(发言)内容多,也会让你说。”已近耄耋的李子彬仍能清晰地回忆,他们的题被排到第三位,本应是10点半开始讲,因为前两个题有所延长,故而到11点才开始讲,到12:15结束。

  在“中小企业融资难”这一议题中,首先发言的是中国银监会主席尚福林。他主要谈了由银监会牵头、国务院八部门联合起草的《支持小微企业融资政策20条》(以下简称“20条”)的起草过程。李子彬第三个站起来发言。

  在李子彬的叙述中,国务院常务会议并非平铺直叙,“走走过潮,而是有交锋,甚至带有一丝辩论的色彩。发言中,他首先提意见:“现在一些企业融资难确实得到改善,融资贵的情况也得到缓解。但如果我们下去听下面的企业的声音,他们认为没有解决根本问题。即使开省长座谈会也一样,省长一提困难,头一条就是企业融资难。”

  李子彬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,此前,李克强总理为中小企业融资事宜召开银行工作会议,“会议上大家都说成绩。总理本来还做笔记,后来干脆不记了。总理说,怎么你们都说的是成绩,我到下面一看就不行呢?”

  “我跟总理说,目前银行对公贷款账户只有600万户。”李子彬直言。而在此前,有人给出的数据是1260万户。总理提出疑问,相关人员解释称,在统计时把个人贷款和工商个体户贷款都算在里头了。“大家都信服我给出的这个数。”李子彬称。

  总理向李子彬询问对策。李子彬提出建议,将20条中的第7条“加快应收账款融资”改为“加快动产融资”。在听完李子彬的汇报后,总理在会上当即批复,“总理说,咱得加快动产融资”,言语间,李子彬还是带着浓浓的辽宁锦西的乡音,“一旦他听明白了,知道咋做了,就抓1

  常向中央提交报告

  回溯创办中国中小企业协会的初衷,李子彬谈道:“中国经济中,中小企业往往受到忽视,但它们其实是占比最重的一块。”

  李子彬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,中国的中小企业占总GDP的60%,占就业人数的80%。中小企业最为人诟病的是创新能力不强,转型升级(爱基,净值,资讯)能力差,但数据上,中小企业每年申请的专利数占全国70%以上。道理很浅显—中小企业的数量决定了这一切。李子彬说,去年全国共登记2100万户企业,今年又新增200万户,“平均每天多了1万家”,而这其中,绝大多数都是中小企业。

  改革开放后,中小企业以合作社、集体企业乃至个体工商户的形式出现,在供需矛盾极大,物资严重缺乏的时代背景下,中小企业像种子撒在肥沃空旷的土壤,迅速生根发芽,并从东南沿海蔓延至内地,时至今日已经广泛而深厚地遍布、植根于中国。但李子彬认为,中小企业真正出现在高层视野中是在1998年,而在此之前,中国的中小企业几乎是野蛮生长,没有得到与其体量相称的关注。

  “1998年国家经贸委成立了中小企业司,表明中小企业的工作已经纳入国务院的工作范围。但当时这个司只有15个人。”李子彬感到,即使成立了中小企业司,对中小企业的重视依然迟迟未来。真正的改变发生在2008年,美国次贷危机蔓延至中国,数百万企业关闭,3500万人下岗,社会不稳定风险骤增。“社会出问题了,使得对中小企业在社会上的地位跟作用的认识加深”,他强调,“认识总是要滞后于事态发展的。”

  李子彬指出,从1998年设立中小企业司到2008年的十年间,国务院关于小微企业的法规一共出台5部。从2008年到现在,则密集出台了120部。“2008年以后,各级政府都开始高度关注(中小企业)这块。之后就开始设立中小企业专项发展资金和基金,力度很大。”随后,国务院又陆续提出“两个不低于”,即对于小企业信贷投放,增速不低于全部贷款增速,增量不低于上年。

  “中小企业对维持社会稳定,包括推动经济增长,对产业结构升级都非常重要,这是对群体而言,但对单个企业来说,他们又是弱势群体,抗风险能力很差。”李子彬强调,由于中小企业的就业人数占全国就业人数的大头,因此稳定成为中央关注的重中之重。

  李子彬的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在2008年时刚刚创立两年,赶上了中央密切关注中小企业的风口。

  据中小企业协会办公室主任郎辉介绍,中小企业协会的主打项目是“投融会”和一年一度的中小企业会,前者为企业和投资者搭建平台,后者则鼓励中小企业主建立联系、交流经验。

  “我差不多每个时间节点会给总理或者副总理报告,反映企业的实际情况,他们的诉求,然后提一些建议。因为我在地方和企业都干过,所以提的建议大部分都具有可操作性。”李子彬向时代周报记者说,总理和副总理对有价值的报告,一般都会及时批复。他认为,作为“国字头”的企业协会,应该具有在政企之间搭建桥梁的职能。
合作联盟